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【细雨微风】夜半时分,我哭着想起一位兄弟_a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0:59:24

近一年来,我的睡眠质量很好,极少失眠。可是昨夜,我被自己的哭声吵醒。更确切地说,我是被下铺的阿彬用脚不停地踢着床板叫醒的。

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大半夜的,号啕大哭,吓得我半死,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呢。都一大把年纪了,也不注意点影响——”

黑暗中,下铺的阿彬几乎是用梦呓的口吻抱怨着。不一会儿,下铺又响起了均称的呼噜声。

我带着满心的歉意,是呀,快四十岁的人了,刚到这家公司打工还不满一周,和年轻人住在一起,也不捡典点。但我没有出声,索性披衣坐起来。还好,今天是周末,同房的其他六个小伙子不是回家了就是与女朋友约会去了。不然,我吵醒的,可不止阿彬一人。我挺纳闷的:刚刚在梦中,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究竟看见了谁?为何要伤心地大哭?我相信,在夜深人静之时,我的哭声一定是惊人的,不然,睡意正浓的阿彬是不会轻易醒来的。因为平日宿舍里,就数他的瞌睡最沉,打雷都吵不醒。

我努力回忆着梦中的景象,可一切都是模糊的。我不免暗暗怪起阿彬来。如果,不是他突然叫醒我,等我自然从梦中醒来,那梦里发生的事,那所有的细枝末节,我一定是能够记起来的,或许,它还是一个很好的创作题材呢。现在,唉,我只有通过努力地回想,一点一点地拼凑,尽可能地还原梦中的百分之一的情节。

好在场景我还是记得的。对,是在上海浦东。没错,一定是的,因为我是九三年到过上海南汇县城。在南汇县的旁边,有一座古钟园。古钟园里收藏的,是一口在明隆庆五年(1571年)铸造的古钟。梦里的情景好像是阴雨天,分不清到底是上午还是下午,我当时正站在那口古钟的旁边。周围,挤满了想要敲一下古钟的游客,男男女女,生得美的丑的都有。突然,我在人群中,发现了我的岳母大人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大喜过望。

她老人家七十多岁了,从未出过远门,最远的地方,只到过镇上的供销社买过几回油盐酱醋。那么,她是想我了?是想她的宝贝女儿了?当时,我和女朋友海霞正在热恋中。因为她随一批人来南汇国营丝织厂打工,我,因为舍不得和她分开,利用暑假的空档,也偷偷跟来了。虽然,我们两人爱得死去活来,但是,岳父大人好似并不乐意。他选中的准女婿,是一位中学语文老师。而我,只是一个游手好闲、热爱写作的无业游民。好在,岳母大人第一眼见了我,就当着女儿的面对我说:

“孩子,我看你不错,将来一定有大发展的。只要你是真心对海霞好,我赞成。老头子那边,只要多给点时间,就会没事的——”

当时,我感动得泪流满面,兴奋地抓住海霞的手,对着岳母大人深深地鞠了三个躬。这个半土半洋,有些滑稽的动作,把一对乡下的母女逗得哈哈大笑。从此,在我心目中,岳母大人,就是我的亲娘。而我的亲娘,早在我两岁那年就去世了,从小我就成了一个缺少母爱的孩子。

我刚要大喊一声:“妈,您怎么来了?”但一眨眼的功夫,岳母大人就不见了。我急了,连忙挤出人群,到处找人。那时,我女朋友海霞没有手机,我也没有,再说她正在上班,也不可能到外面接听电话。就在这时,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,“陈土根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我一回头,怪了,怎么是他?刘树名,在南汇汇众食品厂和我同睡一间宿舍的兄弟。他是安徽霍邱人,比我大五岁。我们同在汇众厂后勤部当保安。所不同的是,我是临时的,他是正式工。我没有想到的是,在我刚上班的第八天清晨,有一个同乡的女人来找他,他连工资都没要,就自动离职了。临走的时候,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说:

“兄弟,对不起,我不能陪你了。你在这好好干。门外那个女人,是我的初恋,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婆之外最亲的人。她现在有了难处,千里迢迢来找我,作为一个男人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再见吧,兄弟,我会给你写信的!”

他说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哽咽,眼里含着泪。我当时心里,原本只是有些淡淡的不舍,后来在他的感染下,也开始真的要哭了。我努力忍着,不让泪水淌出眼眶,只是紧紧抓住他递过来的那双满是老茧的手,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着。我知道,很多时候,不说话比说话更好,就像书上说的那样,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意境会更让人难以忘记。

一个月后,刘树名没有食言,真的给我写了一封信。信很长,有五页纸,虽然错别字很多,还到处涂涂改改,但我还是能看明白他所要表达的意思:他在信上说,他回家后,妻子因为这些年和他之间的磕磕碰碰,过得厌烦了,向他提出了离婚。他不同意。可是,他初恋的这个女人又得了肺癌,她年轻时为了等他,竟然一直未嫁。她希望留在人世最后的这段日子,有个心爱的男人陪着她,她不需要任何的名份……

我不知道我后来在梦里是怎么哭的?是因为不见了岳母?还是不见了我的好兄弟刘树名?那次收到他的信后,我及时写了回信。可是,以后他再也没有联络我了,不久我也离开了上海继续回家求学深造。将近二十年过去了,直到现在,我的双手,似乎还残留着当年我们一握永别时他的体温。在这二十年的岁月里,我所接触的同事或朋友何止数百上千人,好像没有一人能像刘树名那样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到底为什么会这样?是我变得冷血麻木了,还是这个社会变了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今天早上,在开车去公司上班的路上,我再次想起昨夜的梦,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:

原来梦里的时空,全部是错乱的。九三年我是去过上海浦东南汇县城,可那次我是陪我们老塘县驻南汇县城办事处程主任去观光的。那年,我二十一岁,还未恋爱,根本不认识一个名叫海霞的姑娘。我的老婆麦海燕从未去上海打过工,我也没有。我的岳母大人在海燕读大一的那年就离开了,我根本没有福气见她一面。一九四月,我的二舅舅从南汇县城打工被人抬着回来,他告诉我的第一句话便是:

“我的命真大,是一个安徽霍邱名叫刘树名的后生在工地上及时推开了我,不然,那台失控的吊机会直接砸在我的脑袋上。”

至于我的二舅舅后来还对我讲过刘树名的什么经历,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。

2012-8-14日上午草于广东佛山

共 2 6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人的大脑真是一架神奇的机器,可以把很多杂乱的信息储存到一起,再编排出奇怪的故事,作者在午夜时分的梦境中看到了自己不曾认识的人,不曾经历的事,一个能让自己在梦中哭醒的人竟然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,是因为舅舅的话而有了印象,还是如作者所说的:是我变得冷血麻木了,还是这个社会变了?也许作者是在梦境中怀念曾经温暖的时代吧。【编辑:瞳若秋水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81509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5 00:00:08 有时我们哭泣不一定是为了某个人,也不一定是为了某件事,只是因为内心深处的一种感觉,作者梦中的哭泣是对逝去温暖的怀念,是对模糊人生的无奈。问好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5 08:19:10 多谢若水老师!慧眼识文,有着透彻的理解与洞察力!

2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5 11: 8:18 不错的作品!以后尽量把字数压缩在2000字以内!问好,远握! 喜欢文学、音乐
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5 12:40:25 多谢李老师指点!以后我会注意控制字数的!

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6 00:46:19 有时候梦境真是很奇特的,所以也难怪有穿越小说的出现了。 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
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6 08:14: 5 多谢老师支持,握手!

4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9 10:44: 6 我轻轻地来了,不想打扰你,只想看看你是否安好!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希望!又轻轻地走了!没有留下什么!我留下深深的祝福与牵挂!祝:朋友周末开心快乐!
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2-08-19 12:1 :05 周日快乐!

每日吃什么治疗术后ED效果好
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止咳药选哪个
央视减肥药
儿童咳嗽舌红苔薄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