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传统金融员工下海遇冷融入互联网仍需时间
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9:22:27

传统金融员工下海遇冷 融入互联仍需时间

传统金融机构虽然还是“金饭碗”,但由于体制的制约、降薪的波动、互联金融的吸引力,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基层、中层甚至高管放弃了自己的“金饭碗”,走上了互联金融之路。互联金融究竟有何吸引力,传统金融机构又为何让大批精英出走?而“下海”互联金融机构的人才又面临哪些窘境?

高管、基层员工频离职

“中行前副行长王永利加盟乐视,主攻互联金融”的消息打破了“水面”的平静,虽然消息还没有被证实,但无风不起浪,一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大佬的加入,为互联金融行业再次注入了传统金融行业的得力干将。

其实,王永利并不是第一个“下海”互联金融行业的高管。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已有35位银行的“董监高”辞职,涉及岗位从行长、副行长到风控总监、首席信息官等。除9名因为年龄原因退休外,大部分都是个人原因彻底告别银行系统。其中仅华夏银行就有7名高管离职。

而这些高管的去处主要是互联金融企业以及民营银行。据传,与王永利担任研究员一样,原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辞职后出任高级研究员一职或只是过渡,其最终将加入苏宁云商,参与筹建苏宁银行。

而在过往的“下海”中,最令人瞩目的是陆金所副董事长杨晓军,他来自银监会业务创新监管部,曾任职副主任;陆金所常务副总经理陈伟原为平安银行的执行董事、副行长,在银行业有30多年的经验;副总经理黄文雄历任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十余年;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曾任职浦发银行20年,历任黄浦支行副行长、上海分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、上海分行营业部总经理、总行上海审批中心副总经理。

而银监会创新部前副主任尹龙在辞任民生电商董事长后,到了拉手做高管。而玖富创始人及CEO孙雷、执行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磊、首席市场官王志均来自民生银行,副总裁兼首席人力官张冬此前曾在工商银行工作十多年。

其实,不仅是一些银行高管早就动了去互联金融公司的心,不少基层员工的离职潮也尤其频繁。北京商报从一家股份制银行风控部门相关人士处了解到,“正在寻求互联金融公司风控部门的职位,现在银行降薪波及到基层部门,特别是不良增加,很多窟窿需要支行的业绩来顶,压力太大日子也不好过”。此外,上海一家P2P平台高管告诉北京商报,“自己曾在银行做了十多年,现在不少老同事也找过来想要转行”。

谈钱也谈理想

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”,虽然离职在当今社会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,但是从一向稳定的传统金融行业跳槽到不太稳定、还处于发展期的互联金融行业,又有着怎样的魅力?

高企的薪酬是主要驱动力之一。随着限薪令的实施,银行业的固有高收入预期被撼动,越是高管越能感受到由此带来的收入预期压力。而互联金融等平台有更市场化的薪酬体系,而且不会面对限薪令。有从监管机构辞职投入市场化机构者透露,与过去相比,收入高了10倍。而对于银行业高管来说,在互联金融公司能获得一定的股权、期权,也成为离职的一大动力之一。

北京商报了解到,银行一名基层员工的月薪就在1万元左右,如果跳槽至互联金融公司,一些大手笔的企业可能给到2万-3万元甚至更高。而这些基层员工却背负着大量的考核压力。

其实,降薪没有太多影响到银行员工,但是银行坏账正在转为考核向员工挤压,员工绩效工资普降,部分银行基本工资也已“停涨”;如果碰上一笔大坏账,人的绩效工资甚至被扣成负数,出现了坏账的窟窿需要支行的业绩来堵,自然而然影响了绩效的发放。

除了薪酬的影响,传统金融机构内部机制让不少有志之士难以伸开手脚大干一场。一位前银行风控部门高管告诉北京商报,在互联金融公司有了更多思维碰撞的机会,而不是一味地上传下达,听领导意见办事。

一位相关人士直言,一方面待遇比传统金融机构要好很多;另一方面可以换个环境,伸展手脚干一些想干的事情。而一些去民营银行和互联金融公司的人,可能有自己的创业梦,更想干些实事。

“因为有理想”,拍拍贷执行总裁胡宏辉直言,薪酬体系的调整可能是小方面的原因,但是在银行内部还是有不少有理想、有创业梦的有为之士,他们的年龄多在30多岁、40岁左右,不希望在体制内干一辈子,而是希望出来闯一闯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不少商业银行其实也正在改革的路上,他们开始更多地开发互联金融产品、设立互联金融平台,成立初期都“大肆宣传 ”,但经历一段时间不温不火,甚至遭遇停摆的尴尬,而一些传统金融行业的员工,感受到互联金融的魅力选择转行。

传统思维融入互联需时间

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这封被称做“最有情怀”的辞职信引爆络。而这些选择从传统金融机构离开“出去看看”的从业者越来越多。同时,互联金融市场已形成一定规模,但高素质人才较为匮乏,人才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。不少求贤若渴的企业纷纷打出高薪聘用的旗号,望广招贤良。但是,北京商报也注意到

,传统金融行业出来的从业者更加保守、严谨,适应互联金融行业,拥有“互联思维”仍需要一段时间。

“我们的两位联合创始人,一位从互联企业出身,一位从商业银行出来,在公司运作初期还不错,但是遇到一些战略调整时,互联思维的创始人更激进,而金融思维的则更谨慎,容易产生一些矛盾,所以新兴互联和传统金融需要一定时间的融合。”一位北京地区P2P平台相关人士表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银监会创新部前副主任尹龙“雄心勃勃”出任民生电商董事长,但却在3个月后闪电辞任,虽然市场对于他的离开有多方猜测,但具体原因未曾可知。

不过,传统金融人才的加入也将为互联金融行业注入理性的因素。国内互联金融行业不规范之处多有存在,平台跑路等事件也时有发生。金融所具有的风险与互联结合之后更加复杂,而控制风险等正是传统金融人才的长项。

融360副总裁李英浩表示,互联金融正在以每年倍的速度增长,未来年内将继续高速发展,和大数据相关的人才缺口因此极大。与此同时,各行各业都在朝大数据时代迈进,相关专业如统计学、金融学、计算机、数学等有着很好的就业前景,同时具有互联和金融数据分析经验的人才更是香饽饽,将持续处于抢手和高薪的状态。

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三岁宝宝脸发黄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

棕南医院张庆芳
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沧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贵州哪里有看癫痫病
辽宁治疗妇科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