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赤凌决 第十六章 那一夜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1:00:56

赤凌决 第十六章 那一夜

玄光洞。

“怀诚,你来啦!”蓝悦看到吴怀诚的到来,激动地跑了过去。

吴怀诚抚摸着蓝悦那白皙的脸庞,满眼之中尽是爱意,他轻轻道:“我怎么舍得丢下悦儿呢!”

蓝悦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,如昙花一现般动人心魄,她娇声道:“那你有没有想我啊?”

惭愧的神色出现在了吴怀诚的脸上,他似笑非笑地説道:“没有!”

“好啊,你竟然敢不想我,看来今天是该动用‘家法’的时候了!”蓝悦娇嗔道,大拇指与食指轻轻合拢,便向吴怀诚的手臂摸去。

吴怀诚急忙抓住蓝悦的手,嘿嘿一笑,道:“媳妇儿,有话好好説嘛,咱还轮不到‘大刑伺候’的时候呢!”

“谁是你媳妇儿啊?”蓝悦故作生气道,然后把头扭向了一边,因为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。

吴怀诚将蓝悦揽入怀中,得意道:“当然是你了,我认别人做媳妇儿,你答应吗?”

“哼,你敢!”蓝悦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。

“怀诚,你的脸上怎么尽是疲惫之色,最近修炼是不是很辛苦啊?”蓝悦关心地问道。

吴怀诚diǎndiǎn头,説道:“天山派半年之后就要举办天山大会了,我现在是朝阳峰的二号种子选手,每天都要接受高强度的训练,想来见你一次都不容易。”

“怀诚,不然你就把这几个月的解药都拿去吧,你每天这么辛苦,还要抽空来看我,我有些过意不去。”

“傻姑娘,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愿意来看你一眼!”吴怀诚説着,将蓝悦抱得更紧了。

空荡荡的石室内,没有一diǎn声音,只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。吴怀诚在蓝悦的耳边柔声説道:“悦儿,最近师父盯得比较紧,所以我以后只能两个月来看你一次了。”他微微一顿,又説道:“其实,我多想每天都能见到你啊!”

蓝悦的眼中闪过一丝晶莹,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神色和感动的神情。

之后,两人到洞外散步,边走边聊,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。因为高阳给了吴怀诚两天的时间出来办事,所以吴怀诚今晚就住在了拜月神殿。

天色渐晚,已入子时。蓝悦收拾好房间,准备休息。

“咚咚咚!”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,蓝悦心中一惊,暗道:“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”

“悦儿,是我!宗主让我过来给你送diǎn东西,你快开门啊!”吴怀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蓝悦打开门,吴怀诚如风一般走了进来,然后坐在了蓝悦的床上。

“东西呢?”蓝悦把手伸向了吴怀诚。

吴怀诚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你刚才不是説,爹让你给我送东西吗?”蓝悦疑惑道。

吴怀诚嘿嘿一笑,道:“其实什么东西也没有,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。”

蓝悦有些生气,娇嗔道:“现在看够了吧?这是我的房间,你快diǎn出去!”

吴怀诚摆摆手,死皮赖脸道:“着什么急,你的房间不就是我的房间嘛,我坐一会儿有何不可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我要睡觉了。”蓝悦説着,便要拉吴怀诚起来。

吴怀诚神秘道:“其实啊,宗主还真让我给你带来了一件东西!”

“是什么?”蓝悦问道。

吴怀诚坏笑道:“就是我啊!”説着,他一把将蓝悦拉到了床上,然后吹灭了蜡烛。

“吴怀诚,你混蛋!”蓝悦笑骂道。

吴怀诚哈哈一笑,道:“那你就是混蛋的老婆!”

……

天刚刚亮,吴怀诚便从蓝悦的床上爬了起来。想起昨日那的一晚,吴怀诚的心中便充满了欢喜。

见吴怀诚穿好衣服,蓝悦也要起床。吴怀诚一把将蓝悦抱住,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,道:“悦儿,天色尚早,你再睡一会儿吧!我还没有完成师父交代给我的任务,这就要走了。”説罢,吴怀诚将蓝悦轻轻放下,并帮她盖好了被子。

吴怀诚正要离开,蓝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含情脉脉道:“怀诚,你爱我吗?”

吴怀诚看着蓝悦的眼睛,坚定地説道:“我不想对你发什么誓,但是,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!”

説罢,吴怀诚便离开了蓝悦的房间,留下了一脸幸福的蓝悦。

天山,巨岩峰。

又是五个月过去了,在这段时间内,陈晓默基本不与任何人交流,每天在厨房忙活完了,便到后山去修炼基本功,或者修习那不知修习了多少遍的凌云疾风咒第一层。

与陈晓默朝夕相伴的只有xiǎo玉。如今没有了田光光的监视,厨房简直成了xiǎo玉的家,不仅来去自如,而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所以在这短短五个月的时间内,xiǎo玉竟又是胖了一圈,当真成了名副其实的肥猫。

上午,林世通对巨岩峰上除了陈晓默以外的其他所有弟子进行了一次检验,尽管大家的表现还不能使林世通满意,但相比于上届天山大会时他们那拙劣的表现,林世通还是有几分欣慰的。

接受检的三十二人中,有几个人的表现还是不错的。比如大师兄刘大山已经练到了凌云疾风咒的第九层,资质颇佳的林xiǎo蝶也已经练到了凌云固土咒的第八层,至于白镰,虽然入门较晚,但后学先至,已练到凌云烈火咒的第七层,只有田光光能勉强赶上他的步伐,其他人都难以望其项背。

其余的弟子也各有进步,就连xiǎo师弟欧洋都突破了凌云烈火咒的第二层,进入第三层的运气之境,只有陈晓默一个人还在凌云疾风咒的第一层苦苦挣扎。

距离天山大会只剩下了半个月的时间,林世通召集所有弟子,准备统计一下参加天山大会比武的人数。

“由于这届的天山大会更改了参赛规则,由以前的名额限定制改为了自由报名制,其他各脉肯定有更多的优秀人才参加比试,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踊跃报名参赛。”林世通説罢,台下弟子立刻议论纷纷,有的自信满满准备参赛,有的则是垂头丧气,怪自己学艺不精。

林世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,説道:“对了,历届天山大会都要签订生死状,即比试中不管出现任何状况,所有均由自己一人承担。”听到这话,有几个本来准备参赛的人又打起了退堂鼓,毕竟刀剑不长眼,比试中万一有个好歹,该找谁去评理呢?

后来,林世通又安慰道:“虽然签订了生死状,但你们也不用害怕,如果你们在比试中遇到危险,不管台下站得是师父我,还是其他各脉的长老,都会尽力将你们救下,所以这diǎn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即使林世通这样説,但大家还是有些畏惧,最后准备参赛的只有十二人,其中包括刘大山师兄弟八人,还有林xiǎo蝶、白镰、钱万三,还有一个让大家颇为惊讶,此人正是xiǎo师弟欧洋,他的道法虽然不高,但却要执意参赛,真是勇气可嘉。

而一旁的陈晓默,本来也没打算参赛,如今又要签订什么生死状,他更是早早地就放弃了,以自己那卑微的道术,若是上台比武,那败北还不是一瞬间的事吗?

“陈晓默,难道你不准备参赛吗?”钱万三不怀好意地问道。

陈晓默低声道:“钱师兄,我道法低微,所以就不准备参赛了。”

钱万三奚落道:“陈晓默,你真是个懦夫,连xiǎo师弟欧洋都勇敢地报名参加比赛,你却在这里当缩头乌龟,我真是为有你这样的师弟而感到羞愧!”

“你……”陈晓默被气得一时间説不出话来。

一旁的白镰帮腔道:“陈晓默,你不是想打败我吗,有本事你就参赛啊!”

这时,林xiǎo蝶再也看不下去了,对钱万三和白镰两人説道:“人家参不参赛管你们什么事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!”

钱万三没有再和林xiǎo蝶争论半句,只是赔笑道:“是,师姐教导的是。”白镰摇摇头,也不再説什么。

“我参赛!”陈晓默淡淡地説道。

林xiǎo蝶急道:“晓默,你疯啦!那是他们的激将法,你可千万不要当真啊!”

陈晓默摇头道:“师姐,谢谢你这么帮我。我仔细想了一番,天山大会每三十六年才举办一次,我道法低微,或许再过三十六年,我就已经老了,不如趁现在参加比试,也不枉我来这世界走一遭!”

看着陈晓默那坚定的眼神,林xiǎo蝶想再阻拦,却不知道该説些什么好。

“好了,你们都不要争了,既然陈晓默想试一试,那就让他去吧,反正结果都一样。”林世通不耐烦地説道。

“反正结果都一样!”这七个字如七根钢针,刺痛了陈晓默的心脏,“师父説的没有错,我连基本功都练不好,即便去了,也肯定是在第一轮就会被淘汰。”

就这样,巨岩峰总共有十三名弟子参赛,也是历届以来巨岩峰参赛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
午时将至,陈晓默正要进入厨房为巨岩峰的众人准备食物。

“晓默!”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,陈晓默回头一看,见大师兄刘大山正向这里走来。

陈晓默问道:“大师兄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刘大山从怀中拿出一张纸,交到陈晓默的手中,低声道:“这是凌云疾风咒第二层到第九层的法决,你有时间便好好研习一下吧,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。至于那第十层的法决,师父也没有传授给我。”

在陈晓默的心中,大师兄刘大山简直如亲哥哥一般照顾着他,或许林世通嫌自己的资质太差,不愿意搭理自己,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但大师兄却不厌其烦地指导他,帮助他,如今又传法决给自己,自己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。

陈晓默的眼圈有些微微发红,他坚定地説道:“大师兄,我一定会努力的!”

只一个下午的时间,陈晓默便将凌云疾风咒第二层到第九层的法决背得滚瓜烂熟,至于运用方面,他恐怕连第一层还未融会贯通。

又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陈晓默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脑海中不断出现钱万三和白镰嘲笑他的情景,还有师父的冷漠,以及大师兄的关心。

想着想着,他的心境再难平复。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,开始修炼凌云疾风咒第二层。

仁慈隐侧,造次弗离。节义廉退,颠沛匪亏。性静情逸,心动神疲。守真志满,逐物意移。坚持雅操,好爵自縻。都邑华夏,东西二京。背邙面洛,浮渭据泾。升阶纳陛,弁转疑星。右通广内,左达承明。俊义密勿,多士实宁。昆池碣石,钜野洞庭。旷远绵邈,岩岫杳冥。

又是一段晦涩难懂的文字,但在陈晓默看来,这段文字并不难懂,但是具体该如何修炼,他却是无从知晓。由于任督二脉的牵制,陈晓默修习功法异常地艰难,可以説修炼十天,也赶不上普通人的一天。

但是,陈晓默并没有放弃,因为这是大师兄的一片心意,所以他还是硬着头皮修习了半个月,只不过是进步十分微xiǎo罢了。

承德市口腔医院怎么样
洛阳市伊川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治疗癫痫最新方法
云南治癫痫病专家
西安著名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