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无敌玄医 第三十章 白痴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3:11:30

无敌玄医 第三十章 白痴

第三十章白痴

下了楼,陈浩先去了一趟超市,买了一些糖果和红鸡蛋后,便打了辆车,朝夜湖街的狂野酒吧行去。

由于黄昏早已散去,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以至于云海市的温度,也骤然急降,仅有二十七八度。

而这种温度,恰好是那些青年男女释放青春的最佳催化剂。

闷了一整天,他们最期待的便是夜幕降临之刻的狂欢。是以,在夜湖街上,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随处可见。他们肩并着肩,有説有笑,边寻找着较为刺激的娱乐场所,边寻找着有利于发生关系的宾馆。

而陈浩是个例外。

他提着两大袋的东西,径直地走到了狂野酒吧的门口。

而此时,狂野酒吧正值营业的高峰时期,门口围满了装扮各异、发型前卫的青年男女,细细一数,足有百人之多。

这些人人手拿着昂贵而流行的,不断地笑骂着粗口;而他们目光,却自酒吧门口来来回回的女子身上扫过,若遇见对眼的人,眸子间会下意识地留露出七分邪光,心里却琢磨着,待会儿如何将对方哄到酒店去。

这灯红酒绿的一切,都被陈浩尽收眼底。不过,他的心思却不在这儿。

穿过人群,陈浩走到了酒吧的门口,瞬即引来了无数好奇而鄙夷的目光。

在场之人,哪个不是久经夜店,常常出没于娱乐场所的老手?是以,他们心里都清楚,这种地方是谢绝自带酒水和食物的。可是,陈浩却提着两大袋的吃的。

在一些年轻的男子看来,陈浩八成是为了省钱,才自带食物进酒吧,像他这种“土包子”,估计连狂野酒吧的大门都进不去。

可一些年轻的女子却不这么认为。先前,她们虽然也对陈浩的这种行为有些反感,但当她们看清了陈浩的容貌之后,那颗原本就期待刺激的心,便顿时蠢蠢欲动起来。更有甚者,竟有种逆搭讪的冲动。

是以,陈浩还未走进狂野酒吧,就有好几个画着浓妆,穿着极少的妖艳女子围了过来。

“嘿,帅哥!”

一名女子的声音,自陈浩的耳边响起。

陈浩下意识地皱了下眉,转过头来才发现,先前説话的那名女子,脸上铺着厚厚一层粉,碧蓝色的眼影,火红色的唇角,很是夸张。更要命的是,那女子的身材就像个水桶一般,根本没有线条。以至于过了好久,陈浩才分别出哪儿是她的胸脯,哪儿是她的臀部。

“帅哥,第一次出来玩吗?”见陈浩没有説话,那名女子便再度开口説道。

説话之时,她还刻意地扭动着水半桶的腰肢,一副感觉良好的模样。而双眼,却不断地眨巴着,朝陈浩投去一道道暧昧而玩味的信号。

陈浩依旧没有回答她,转身便朝着狂野酒吧的大门走去。

霎时,那名女子的脸色变了,煞白无比。被人无视的滋味,很不好受。

“麻痹,给脸不要脸。”那女子碎骂了一口,转而便追了上来,一把拉住了陈浩的胳膊:“操,你个xiǎo白脸,老娘看上你是给你面子。説吧,一晚上多少钱?”

语毕,那女子便diǎn了根女式香烟,轻轻啐了一口之后,便将一口云烟全然喷在了陈浩的脸上。

“滚开!”

陈浩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而是一脸厌恶地骂了一口,跨步继续朝前走去。

“你……”

那女子一愣,眸间的恨意愈发浓烈。随即,她竟恼羞成怒,径直地将手中燃着的香烟,朝着陈浩那英俊的脸蛋刺去。

若陈浩的脸真被烫着的话,那他这辈子可就要带着疤生活了。

“你这么喜欢毁别人的容?”

这一次,陈浩不旦开口説话了,而且还转过了身。同时,陈浩双手一探,食指和中指轻轻一动,便将那名女子手中的女士香烟夹在手中。

见陈浩终于正眼看自己了,那名女子自觉挽回了三分颜面,不由扬起了高傲的脑袋,用那种很是轻蔑的眼神望着陈浩,道:

“跪下,道歉,否则老娘让你好受。”

“道歉?”陈浩一愣,有diǎn莫名其妙。

“叫你跪就跪,道歉就道歉,哪有那么多废话?”那女子双眼一瞪,很是嚣张地叫骂道:“你个不长眼的,老娘是谁都不知道?老娘看上你,是你的福分,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竟还敢叫老娘滚?”

那女子的话音很大,以至于狂野酒吧门口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同时,不少人朝着陈浩投来了同情而玩味的眼神,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他们自然知道陈浩身前那名女子是谁,也知道她的身份。简言之,那女子在夜湖街的势力很大,就连狂野酒吧的老板华狂,也得给她几分薄面。

可陈浩,不旦没给她面子,反而还让她“滚”……

“又一个倒霉蛋,长的帅又怎么样?被那个丑娘们看上了,却还不是得为别人暖床?”不远处,一群看热闹的人正交头接耳地交谈着。

“嘘,你可别乱説话。让琳姐听到了,你可就惨了。”

“怕什么?那琳姐本来就是一个丑娘们,长成那样,还天天出来钓凯子。话説回来,她就算张开大腿躺床上,我都不会上她。”

“哎,这哥们今晚八成是要遭殃了。不过,他肯定也是第一次来这儿,竟然还提着两大袋东西……先前,琳姐看上他了,给他面子,他却不知好歹,也是活该。”

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着,望向陈浩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和同情。

可就在此时,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——

只见陈浩的右手轻轻一震,夹在他指尖的那根女士香烟便突然掉了头,“咻”的一下便划向了那名被称之为“琳姐”的女子脸上。

“啊!!!”

琳姐的脸,和烟蒂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顿时,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,便袭遍了她的全身。

“白痴!”

陈浩没好气骂了一句,转身便走向了狂野酒吧的大门。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琳姐捂着脸,咬着牙,极为痛恶地盯着陈浩:“你他妈的给老娘等着……这笔账,老娘一定要跟你算!!!”

话音一落,琳姐便捂着脸,瞬即冲出了人群,往外逃去。

与此同时,狂野酒吧的大门口,传来了阵阵笑声,此起彼伏,不绝如缕。

当琳姐的脸被烟蒂烫伤的那一瞬间,不少人都不由大呼痛快。这群人常在夜湖街玩乐,不旦知道琳姐的大名和身份,更受过她的气。是以,当陈浩毁了她那原本就丑的不能再丑的脸时,他们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“这哥们真牛……”

“是啊,琳姐那个丑婆娘,今天最算是遇到克星了。哈哈,活该!”

“活个屁的该,那婆娘被毁了容,相当于整了容。便宜她了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不过这哥们可就遭殃了,他若不走的话,琳姐肯定会找人来报复他的。”

“管他呢,他就算被打死了,也不管我们的事。哎,我説,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啊,你那边的妹子怎么次次迟到啊?”

……

琳姐的出现,不过是一个xiǎo插曲而已,根本影响不了陈浩的心情

是以,就在周围众人谈论的同时,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狂野酒吧。

可就在这时,又有不长眼的人出现了。

“先生,这儿谢绝自带酒水。”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迎了过来,挡住了陈浩的去路。

细细一看,这名男子手持对讲机,耳朵上面也带着一个耳机,无需多想,便能猜出他是狂野酒吧的保安。而在他的身后,跟着三名同样着装的男子。

陈浩看了他们一眼,又看了看手中的两袋东西,顿时陷入了为难之中。

“我这不是酒水啊?”陈浩故装无辜。

“吃的也不行。”那名保安再度説道。

陈浩想了想,道:“若我一定要带呢?”

“那请您换个地方,这儿可是狂野酒吧。”从那名保安的语气之中不难听出,他已经有些怒了。

“我知道这是狂野酒吧,而且,今天我非这家酒吧不进。”陈浩説的很是坚决。

“你想闹事?你特么的也不去打听打听,我徐虎是谁?”那名保安彻底地怒了,以至于説话的同时,他的一只手已经抓起了陈浩的衣领。

“白痴!”

陈浩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随即也不啰嗦,右腿径直地扫向了那名自称为徐虎的男子的xiǎo腹。

顿时,徐虎的身躯如同炮弹一般,朝后倒飞而去,重重地砸在了狂野酒吧的玻璃门上。

瞬即,狂野酒吧的大门之外,再度沸腾起来——

“我考,这哥们是谁啊?以前怎么没见过?”

“是啊,毁了琳姐的容不説,连虎哥都敢打?”

“这哥们估计也是道上的人吧,今天刻意来狂野酒吧砸场子的?”

“操,你脑子生锈了?他一个人单枪匹马来砸场子?我估计啊,他是外地来的,不知道虎哥和狂哥的大名,初生牛犊不怕虎嘛,别看他现在嚣张,待会儿肯定像只狗一样爬出来。”

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,而同时,陈浩依法炮制,将和徐虎同来的另外三名保安都给踹飞了,这才提着两大袋东西,走进了狂野酒吧之中。

顿时,极为震耳而刺激的音乐从音响中传了出来,瞬间湮没了陈浩的听觉……

潍坊治疗盆腔炎医院
六盘水重点治疗癫痫病的医院
乐清市第二人民医院
陕西省定边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聊城治疗白癜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